新年祝福,以及一些建議

營銷管理
市場部網編輯
 1.29w
2020-01-02

你好,新年快樂。

我很喜歡今年元旦的放假安排,不需要那么挪來挪去,搞得兩周上班都很別扭。今天我們公司同事一起吃了個飯,我回來,就寫寫去年的一些思考吧。談不上什么深刻,但都是自己在使用的一些方法和原則。

如果給我的2019寫一個關鍵詞,我想大概就是“省略”吧。

早年我做公號的時候,很喜歡寫段子,也寫過一些10萬+甚至是100萬+,再到后來就慢慢不寫了。有好幾個朋友問過我這個問題,說你為啥不寫那種很搞笑的文章了,我想,這是個好問題。

2013年,我創辦了一個公號,叫“中國文聯”,我的意思是“中國廣告文案聯合會”的簡稱。那時候寫文章也沒啥特別的主題,為了吸引讀者閱讀,所以就常常寫段子,畢竟喜歡看段子的人多嘛。我甚至還專門寫過一篇怎么寫段子的文章。

那時候,我自己的定位是個自媒體,所以是典型的流量思維,希望閱讀量高一點,才有廣告收入,才能提升自己的名氣。

后來為啥不寫了呢?因為我的身份變了。2016年,我創辦了一家營銷咨詢公司“小馬宋營銷咨詢工作室”,我們是為客戶提供戰略營銷咨詢的。如果我繼續寫段子,那給客戶的感覺就是,我是個段子手,我們公司的業務應該是幫客戶策劃事件營銷、爆款文章之類的。

事實上也是,早期有很多客戶找過來,就問我們能不能策劃一個事件營銷,我們的回答是,我們沒有這類業務。

我們是提供戰略營銷咨詢的,我們幫客戶確定公司戰略,設計產品結構,管理品牌資產,改善成交環節等等,我們能看到幫客戶改善之后的門店業績大幅提升,但這不是通過事件營銷之類的策劃達成的,而是基于對客戶業務的深刻洞察和改善完成的。

因為我們相信,戰略設計、產品價值、成交路線設計,是一切生意長久增長的基礎。所以我不再寫段子了,我的公眾號從有點惡搞的“中國文聯”改成了“小馬宋”,公眾號的內容就決定了我在客戶心中的形象和認知。既然我們是做戰略營銷咨詢的,那我們重點談戰略和營銷就好了。

所以才有今年我領讀經典的科特勒《市場營銷》這件事,以及正在領讀的《戰略品牌管理》這本書。

寫段子,其實很容易上癮,因為很容易就出來10萬+,但其實“戰略”一詞,略字是代表著忽略和省略,因為為了達到目標有些東西你必須放棄。段子,就是一個和我們公司業務以及目標完全不符的內容,即使它吸粉很有效,即使它常常10萬+,那也要被省略掉。

這是我在2019年漸漸堅定,而且確信的一個觀點,我們不能像陳慧嫻那首歌唱的一樣:什么都想要。我非常痛恨的一個行為就是,你教客戶做的,自己卻總是不會去做。比如你給客戶設計戰略,你自己公司的行為卻與戰略設計格格不入,那就是不能知行合一,本質上就是欺騙客戶。

這是公司業務層面的省略。

還有就是個人學習和生活層面的省略。

這樣一個時代中,我們面臨著許多誘惑,還需要處理太多的人際關系。所以你要么處在一個社交過剩的狀態,要么處在一個知識和信息過剩的狀態。那怎么辦呢?依然需要省略。

我是一個幾乎從不喝酒聚餐的人,在我看來,90%的喝酒都是可有可無的打發時間而已,那就干脆不參加。要聊事情嗎,那就先打電話,最好不要邊吃邊聊,把剩下的時間,用來加強自己的業務和學習。

在學習方面,也不要貪多求大,與其似懂非懂地讀50本書,不如用五遍徹底搞懂一本書一門課。今年在得到的學習,我就是以重溫過去的知識為主,而不是訂閱新的課程。

外界的信息量太大,新鮮事層出不窮,我們犯的毛病就是,一個很火的東西出來,我們覺得不了解就會落后,所以就需要花大量時間看熱門電視劇,看熱門綜藝節目。其實我從十幾年前開始(大概那時候最火的是《超級女聲》吧)就沒有看過任何綜藝節目,似乎,自己也沒錯過什么。

把自己的核心技術和知識研究透了,你就是這個領域的專家,不要老想著不知道啥就out了,尤其是一陣風的網紅和熱播內容,那些東西不過是又一種迎合觀眾口味的“時間屠戮工具”而已。

有些東西會上癮,那怎么辦呢。比如游戲,那就干脆刪掉,就像我兩個月前刪掉吃雞游戲一樣。

這就是我在新年第一天給你的祝福和忠告,在該省略的地方省略,在該豐富的地方豐富,在該深刻的地方深刻,并且擁有踐行和分辨的智慧。

作者:小馬宋,微信號:xiaomasong999

參與討論